返回
首页

雅文小说移动版

m.yawen.cc

第一百七十八章 蛇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李太平意识还在,知道大殿内发生了什么,他没动不是在装死,而是真要死了。

那支箭贴着心脏穿胸而过,差一点便要了他的小命。若非天枢境的肉体,若非寒潭锻体,怕是早已一命呜呼。可即便如此,若是无人及时救治,他一样要流血而死。

心脏跳动越来越弱,李太平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现在他只有等死,别无他法。

一滴血从天而降,落在李太平背上。

大蛇的一滴血,就像装满海碗的老酒,量多且劲儿大。

蛇血落在李太平背后伤口,便见血与血相互交融吞噬,其伤口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蛇血修复肉体的同时,还在侵染着血液,仿佛要吞噬掉这个弱小的生物。

兔子急了还要蹬鹰,更何况万物之灵的人。只见李太平体内鲜红的血液就像大乾府兵,即便面对强悍的异族,也绝不会束手待毙。且要提刀而上拼个死活。

以肉身为战场,血与血展开一场旷世持久的大战,谁也不肯退让。

李太平的身子就像烧红的烙铁,冒着整整热气……

没有人注意到李太平的变化,因为生死之战容不得半点分神。

数个呼吸的时间,又有数名八品武者丧命蛇口。且有一位宗师想要偷袭,却因脚下声音大了点,反而被巴蛇一尾扫飞,撞在石墙上晕死过去。

宫不二看准机会又射了两箭,每一支都精准射在同一处,硬生生射入一尺。可惜依旧无法突破巴蛇坚韧的肌腱,无法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说是给巴蛇挠痒痒,却是有些过了,毕竟那是轩辕弓射出来的箭支。

三次吃痛,巴蛇变得更加凶残,所过之处石碎人飞,腥风血雨染红了大殿。

“轰!”

碎石飞溅,不过那并不是巴蛇干的,也不是殿内武者劲儿气所致。只见已经封死的开窗忽然炸开,一袭黑衣,一把秦剑,一名老妪提着个瘸腿断胳膊的家伙钻了进来。

老妪怒目而视,秦剑一指:“擅闯帝陵,杀无赦。”

诗幼微看着老妪身后数十名黑衣人,惊诧道:“秦九宝,柳叶剑宗。”

为什么柳叶剑宗会出现在帝陵,为什么秦九宝会说擅闯帝陵该杀。秦九宝到底是何人,柳叶剑宗到底为谁所用。

诗幼微不知道这些,就算她是天下城的情报头子,也弄不明白。可天下城并非没人知道秦九宝是谁,最起码高高在上那位城主是知道的。

此时的厉抗天不在天下城,不在汝阴城,更不在襄阳城,而是在大兴城一处不起眼的民宅做客。

“城主好久不见,风采依旧。”

厉抗天笑看着眼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微笑道:“老啦,老啦。倒是无尘师弟风采更胜往昔。”

无尘笑着倒茶,递给城主一杯:“小丫头干得不错,城主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厉抗天接过茶笑道:“师弟何时变得如此心善了。”

二人微笑不语,一时间小院内静得有些吓人。言语间夹刀带棍,说话好像都不会好好说。

厉抗天晓得无尘和聂三礼并不服他,是为数不多敢向他出剑的主。圣人能把宗师之上打趴下,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人的名树的影,却要比鱼鳞鳞难办,怕是不打个天翻地覆眼前的老杂毛且不会服软。

在大兴城动手,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会坏事是一方面,引出军神和院长那才叫麻烦。钟离子曦不在,厉抗天可不想一不留神,把命交代在大兴城。

只见其微笑道:“幼微那丫头还需历练,这次若能活下来,当可重用。”

无尘品了一口茶笑道:“城主不喝一口吗,今年的新茶哦。”

“对了,宫里那个老奴才现在也赶去骊山了,怕是无人可以活着从那里出来的。”

厉抗天看着无尘,一口喝下杯中茶,点头道:“能喝到师弟亲手煮的茶,倒是不用在意是新茶还是陈茶。”

“书院的大先生想必不是聋子,就算大先生聋了,能掐会算的院长总不会视而不见吧。”

“若是李辅国杀光帝陵守护者那才叫一个好。到时弘道帝就算长了一百张嘴,怕是也解释不清。”

无尘大笑道:“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城主这招够狠。”

厉抗天摇头道:“不是我狠,而是老皇帝想挖始皇帝的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只是推了大家一把而已。”

“当今圣上,盗始皇帝墓以充军资,大失德行。天下有识之士,皆可反之。”

厉抗天说着,将茶杯递了过去,笑道:“三郡反了,太子挂帅,南宫守为大将,师弟就不怕十数年心血付之东流。”

无尘笑着斟上半杯茶:“太子胜,掌军权,朝中更乱。太子败,三郡做大。胜败于我来说,其实都是赚的。倒是无需城主担心。”

二人举杯,以茶代酒一饮而尽,不由得哈哈大笑。

开心地笑,不过到底是不是为了看对方笑话而开心,却是不得而知。

三郡被太子四万大军截断,襄阳城造反的泥腿子便成了瞎子聋子。

襄阳城,郡守府。

大厅内,左江河皱着眉头来回踱着步子。

“千山老弟,你说这可咋办。咱们的人都被截住了,也不晓得朝廷的军队是要打襄阳,还是奔着大帅他们去了。”

岳千山不慌不忙的笑道:“打襄阳也好,兵指二郡也罢。太子只有四万人,只要我们不出城,他便无计可施。”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左江河皱眉道:“那就这么守着,啥也不干?”

岳千山点头道:“城内粮草够我们守到明年开春,再有月余便要入冬,等下了雪,朝廷那四万人不想撤也得撤。等明年朝廷发兵时,我们早就将三郡彻底吃下,到时就算彭庚切亲自挂帅,也别想吃下我们。”

左江河还是心有不安,忙坐到岳千山身旁:“千山老弟,我听说南宫守那小子蛮厉害的,万一……”

岳千山摆手道:“左大哥无需多虑,只要我们守城不出,南宫守自有军师去应对。”襄阳城五十里外,朝廷大营横跨数理,士卒遍野构筑防御工事。

左翊卫五千士卒连午饭都没吃,刨坑的刨坑,挖土的挖土,数里外都可见尘土飞扬。

大营外热火朝天,大营内除了飘荡的旗帜,却安静的如同鬼蜮。若是有人转一圈,定要惊掉了下巴,别说人了,就连一个喘气的没有。

此时通往竟陵郡的官道、小路却马嘶不断,一队队骑兵策马狂奔,循环往复。

两千骑兵,漫山遍野驱赶抓捕来自竟陵郡的泥腿子,且不断朝着竟陵郡逼近。

官道上,太子殿下骑着高头大马,身着金甲威风凛凛,大有君临天下的气势。

太子不懂哪有主帅这么穿的,这不是告诉敌人神射手,快来射我吗。其实到达襄阳城之前,太子穿的一直是山纹甲。可到了襄阳城后,南宫守却说山纹甲显不出真龙威仪,且得换上金甲让那些泥腿子开开眼。

“南宫将军,放过襄阳直扑竟陵,是否有些太过冒险!一旦襄阳城那些泥腿子有所察觉,定然倾巢而出,到时左翊卫那五千人岂不危以。”

南宫守笑道:“李正道老将军戎马一生,作战经验丰富,手下五千士卒更是百战精锐。就算襄阳城反贼胆敢野战,面对早有准备的李正道,也讨不到好去。”

“再者,我军粮草只够支撑月余,且没有携带棉衣,是耗不过反贼的。必须尽快平定三郡班师回朝。”

太子望着前路说道:“我也想尽快剿灭反贼,可就怕竟陵和夷陵也学那襄阳城,到时我军可就进退两难了。”

太子所虑正是南宫守担心的,之前与将军们议事便提及此事。众将军商议半天,也没能想出应对之策,直到有名不起眼的小将,趴着南宫守的耳朵出了个馊主意。

拿大乾太子为饵,钓大鱼上钩。众将一听,这岂止是馊主意,这简直是混蛋主意,一个不小心让贵人有个闪失,大家都得脑袋搬家。

不过说来也怪,馊主意一出,众将竟然都不说话了,也没人站出来吼一嗓子大逆不道。

没人反对,那就是赞同。既然如此,为了尽快平定三郡,还百姓安康,也只好将那位太子殿下蒙在鼓里了。

阳光下金甲璀璨耀眼,怕是数里外都能晃的人睁不开眼。南宫守很满意太子这身装扮,很醒目,很吸人眼球。想来只要看上一眼,没人不知道这位是谁。

太子不知道他这个一军主帅早已被军中将领给卖了,更不知道,围着他打转的不过一千骑兵,两千步兵而已。大部队早已脱离出去,兜了个大圈子跑到他前头,赶往竟陵石城县了……

太子殿下挂帅出征,却被将军们蒙在鼓里摆了一道。到达汝阴城的长公主殿下虽没被自己人忽悠,却一头扎进更大的一张网中。

一张大网笼罩在汝阴城上,便见风云再起,秋风瑟瑟……

下面开始写三郡,然后汝阴城,再写回帝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无双庶子史上最狂老祖帝霸御道倾天寒门崛起透视医圣我真没想重生啊万道龙皇惊悚乐园九星霸体诀
相邻阅读
重生之带着空间养包子万道成仙极道武夫诸天万界蹭气运者大唐之混世小魔王文娱大崛起我的极品校花精灵之关东学院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我有一卷黄庭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