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小说移动版

m.yawen.cc

第六九九章 名字不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新蝎子帮成员怔怔无语看着这一幕,对童在天为何暴怒似懂非懂。

躺在地上的徐凤及瞪大了双眼,已经没了气息,脸上的悲愤神色凝结不散。

神庙大门内侧探出了一颗脑袋,是一直如同乞丐般坐那的龚自庭,他自然是认识童在天的,之前这里还是由飞鹰帮掌控时,他们就在这里见过面,知道童在天就是帮主安插在蝎子帮内部的内奸。

这位跑这里来杀了徐凤及是什么意思?龚自庭眼神中满是惊疑不定。

见徐凤及确实死透了,童在天才拔剑归鞘转身,目光也触及了狼狈不堪的龚自庭,却当做没看见,径直走到了庾庆等人跟前停下,也当面解释了,“你们加入蝎子帮后,根据徐凤及和曹定昆的言行,我就怀疑他们想利用你们咬飞鹰帮一口,我当时就警告了他们,让他们不要为了一己私愤让你们白白送死,他们言辞凿凿说我想多了。

她昨晚找到我时,还说是遭遇了飞鹰帮的突袭,导致死伤惨重,我就怀疑她可能在骗我。现在听你们说什么前后夹击,说曹定昆跑了,我就知道这对狗男女还是那样做了,想到那些枉死的老兄弟,不杀这贱人实在是难消我心头之恨。”

新蝎子帮成员们面面相觑,原来是这么回事。

神庙门口的龚自庭闻听这般说法,眼睛眨了又眨,疑惑着,思索着什么。

童在天又语重心长道:“这天积山,你们都是初来乍到,许多事情你们并不清楚,我杀了她,也是不想让你们再上她的当。同样的道理,不管曹定昆跑哪去了,他若再回来,你们切不可再信他的鬼话,切不可再受他驱使,因为蝎子帮已经散了,你们身上这身衣服可以脱了,散伙另谋去处吧。”

一群新蝎子帮成员面面相觑,发现这位还真够侠义的,多少肃然起敬。

人就这样,只要感觉是对自己好,自然就对对方有了好感。

这还没完,童在天又盯向了门口乞丐般的龚自庭,“我如果没认错的话,那应该是飞鹰帮的左护法龚自庭吧?”

龚自庭心中惊疑,不知这位点自己的名干嘛。

众人也纷纷回头看了他一眼,庾庆终于开口出声了,“没错,是他。”

童在天道:“奇怪了你们和飞鹰帮交手了,飞鹰帮怎会不知道他在你们手上?总之你们小心了,不知何故,飞鹰帮好像非常看重此人,正在大肆寻找此人,甚至有风声说,还拜托了其他帮派帮忙寻找,一旦让飞鹰帮知道了他在你们手上,必然要寻来,甚至有可能揪集其他帮派联手前来。”

闻听此言,众人心中皆咯噔一下,有庾庆这位帮主在,他们还真不怕飞鹰帮再找来,也料定段云游不会对外泄露麒麟参的秘密。

但他们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段云游会揪集其他势力一同前来,那样对上后,他们未必还能守住此地。

童在天暗暗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一张一弛之道,火候到了就该撤了,遂朝众人拱了拱手道:“我等虽未共事,但也算是同穿了一件衣裳,今朝一别,盼诸位前途顺遂,童某就此别过!”

话毕,言尽于此让大家好自为之的样子,毫不犹豫,转身就走,无丝毫顿停之意,走的决绝。

众人怔怔目送,情愫别样,都说天积山人心险恶,却也有这样的是非分明的好汉,可见凡事无绝对。

面对这么一个侠义之人的离去,众人心头倒真是一时空空。

坐靠在门口的龚自庭,眼睛眨了又眨,目光闪了又闪,也有点搞不懂童在天唱的是哪一出。

茉莉上前一步,凑近庾庆耳边道:“我们对天积山的情况知之甚少,正好缺个有点经验的人。”

不用她提醒,庾庆已经在斟酌了,听了她的话加快了决断而已,朝着离去的背影朗声道:“先生留步。”

背对众人离去的童在天闻声止步,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知道事情成了。

他此来的目的无它,就是奉段云游之命打入这些人当中。

段帮主的意图很简单,既然这边有高手,一时无法争锋,那不妨顺势而为,先让这些人帮忙找找看,己方大可以玩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自然要在其中安插眼线,掌握情势,避免失去对事态的掌控,而他童在天就是那个眼线。

这也是他把徐凤及带来杀害的原因所在,要以徐凤及的血来换取这些人的信任,要以徐凤及的鲜血来铺就他打入其中的道路。

这也是没办法,他一个人冒然前来投靠,人家未必会接受他,所以只能拿徐凤及的性命来铺路,换取这些人的好感。

说飞鹰帮揪集其他势力在找龚自庭,就算没看到龚自庭,他也会把话题往这上面引,为的是在某种程度上施压,让这些人掂量掂量,让他这个知道龚自庭下落的人离开究竟合不合适,会不会泄密。

既有好感铺陈,又有利弊权衡,这些人会怎么决定,基本上已经在掌控中。

就算做了这些依然是一厢情愿,这些人依然不挽留他留下,段帮主还做了第二手准备。

那就是他一离开这里就会发现飞鹰帮的人,之后被追杀的逃回这里向这些人报警。

外面有了危险,他自然就不好再轻易离开这里,接下来自然而然的就要融入这些人当中。

当然,不到非必要,他和段云游都不想启动第二手准备,能简单就没必要麻烦,事搞多了容易节外生枝。

总之,段帮主对他最大的要求就一点,不能主动要求留下入伙,而是要被动入伙,要被这些人主动邀请入伙。

所以他现在离开的很决绝,没有丝毫留下来的意思,这也是段云游授意他时,跟他讲的一张一弛之道。

现在听到庾庆的喊话,他知道帮主的计划奏效了,心中也不得不暗暗赞叹了一声,帮主的手段果然是高明!

收敛了脸上的神色后,他转身了,问道:“这位小兄弟还有事?”

以他的年纪模样,喊庾庆一声“小兄弟”,那真是一点都不为过,这里看起来就庾庆最年轻,假设是不知情的人,确实看不出庾庆是这些人当中的老大。

庾庆喊话道:“阁下一番厚意,我等领受了,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童在天哂笑道:“无名小辈,不值一提。”

庾庆拱手道:“不管真名假名,下次若有幸再见,总得有个称呼,也不枉相识一场。”

童在天默了默,大声回道:“童在天是也。”

“原来是童先生。”庾庆又拱了拱手以示尊敬,放手后问道:“不知童先生此去欲投往何处?”

童在天又默了默,沉吟着说道:“当年两手空空而来尚能立足,何况如今已厮混多年,我就不信没了蝎子帮在天积山就混不下去。”一副杀了徐凤及一点都不后悔的样子,还不忘提醒眼前一群人,“倒是你们,我能帮你们的也仅此而已,今后自求多福吧。”

庾庆:“先生既然还在这天积山厮混,何故舍近求远,与我等共谋前程不好吗?”

话说到这个地步,一群新蝎子帮的人都看出来了,帮主是要拉此人入伙了。

大家对眼前这位侠义心肠的人颇有好感,没人反对。

童在天一副想都没想过且很意外的样子道:“和你们一起?你们初来乍到,稀里湖涂就被人给骗了,你们自己立足都未稳,我跟你们在一起干嘛?”

庾庆也不绕了,直接坦白道:“曹定昆未能跑掉,已经被我们宰了,既然别人的帮派靠不住,我们自己便成立了一个帮派。”手指了指左右一起的人。

童在天错愕,这次是真的很意外,段云游那边观察这边动向,估摸着因为那个宝物线索已经抱团了,否则不会还凑在一起干活,没想到是直接成立了帮派。

范九出声道:“童兄,这天积山,谁还不是从新来的开始的?原来的蝎子帮败在了飞鹰帮手上,而飞鹰帮却被我们打跑了,试问别人能行,为何我们就不行了?”

手请向了庾庆说话,“打败飞鹰帮主,慑退飞鹰帮的正是这位朱兄弟,如今已被我等共推为了帮主。”

茉莉也出声道:“童兄,你也知道我等初来乍到,正缺一个经验老到之人。以童兄的经验,再有帮主的实力震慑,何愁没有前途。”

“是啊,既是帮主邀请,童兄就一起吧。”

“童兄,不要到处跑了,加入我们吧。”

一群新蝎子帮成员不少人纷纷发出了邀请,大家也确实需要一个有经验的可靠之人,眼前遇到了现成的,自然欢迎。

童在天好生犹豫掂量了一番后,走了回来,走到众人跟前拱手道:“诸位如此盛情,童某若再推却,那就是矫情了。童某愿入伙贵派共襄盛举,还请诸位收留!”

“言重了,以后就是自己人。”范九上前拍了拍他肩膀乐呵道。

童在天又面向庾庆行礼,“童在天拜见帮主!”

庾庆也挺高兴的,双手虚扶,示意免礼。

一群人热闹成一团,可见童在天之前以人性命铺就的人设有多好。

看到这里,门口的龚自庭似乎看明白了点什么,看的眼皮直跳,想想童在天原来在蝎子帮是干什么的就知道了。

热闹之际,童在天问了声,“对了,还不知道我们帮派的名字叫什么?”

此话一出,热闹的现场瞬间安静成了一片,众人面面相觑。

童在天一脸错愕,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用词,应该没什么问题呀。

一直冷静在旁的牧傲铁也维护了自己表面上的耿直人设,突兀冒出一句,“还叫蝎子帮。”

蝎子帮?童在天愕然四顾,要不是有“还叫”两个字,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再看众人默认的尴尬反应,还有庾庆那澹漠无情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心弦惊的略绷,遂也尴尬一笑,赶紧改口道:“名字不重要,名字真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作为。”

庾庆嗯了声,点头道:“童先生这是老成之言,果然是比大家有经验。”

反击了一句大家之前的反对之言,转身又朝大家挥手,“都别瞎愣了,什么要紧都清楚,赶紧干活吧。”

随后又对范九指点了一下,示意其将童在天带去安排,也是想让范九私下把情况解释清楚。

一伙人散去,该放哨的放哨,该干活的干活。

经过神殿门口时,走过的童在天与残疾坐地的龚自庭意味深长的互相对视了一眼。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面对的也终究是要面对的。

不以老人自居,积极主动参加劳动的童在天,在扛沙子出去的某趟时,发现前后无人靠近,返回经过门口时,终于停在了龚自庭边上。

尽管自己此举引起了正在壁刻前的庾庆扭头看来,他对着庾庆微笑的同时,还是低声给了龚自庭一句,“帮主让我来救你。”

《仙木奇缘》

这话他必须要告诉龚自庭,必须稳住龚自庭,怕龚自庭误会,避免龚自庭出卖自己。

没办法,他现在又不能突兀之下杀了龚自庭。

龚自庭嘿了声,亦轻轻啧了一声,“帮主不愧是帮主,这么高明的手法,我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杰作。”

见庾庆大喇喇盯着不放,何况还有其他人会进出,两人也没多说什么,将事情交代清楚并把人安抚到位后,童在天就离开了门口。

只是从庾庆不远处经过时,弓腰看壁刻的庾庆忽直起身喊了声,“童先生。”

童在天停步一愣,旋即走了过去,问:“帮主有何吩咐?”

庾庆朝门口的龚自庭努了下嘴,似笑非笑道:“童先生看起来跟那个什么左护法很熟?”

童在天一脸生气,冷哼道:“很熟谈不上,只能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之前跟随飞鹰帮袭击蝎子帮时,杀了我不少老弟兄,见他落得如此下场,不落井下石嘲讽两句如何能解气?恨不能手刃此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重生啊万道龙皇御道倾天无双庶子惊悚乐园九星霸体诀史上最狂老祖帝霸寒门崛起透视医圣
相邻阅读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僵尸医生宿敌无限之诸天横行[红楼]大丫鬟奋斗日常兼职魔法师角落里的魔法师掌御天下全职武神太古仙人在现代
作者跃千愁其他书
前任无双 修真界败类 道君 飞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