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

m.yawen.cc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拒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其实若那张横真的有神圣之资,陛下又何必心焦?”

孙怀恩对朱华凤道:“自古神圣不涉朝廷,修为境界到了圣人和神人的层次,又有哪一个人会对朝堂有兴趣?只需要陛下礼贤下士,对他大礼相待,不对他生出恶意,相信他也会投桃报李,不会有过分之举。”

朱华凤哼了一声:“大礼相待?怎么才算是大礼?难道还要参拜他么?那我颜面何存?这皇帝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孙怀恩急忙道:“老奴的意思是,陛下可以让李部的人好好迎接他便是,隆重一点,好显得陛下重视他。这样一来,宾主尽欢,岂不美哉?”

朱华凤叹道:“孙大伴,他强占了连云洲千里之地,已经坐实了反贼的身份,你现在还让朕隆重接待他?真要是按照你说的这么做,那皇家的脸面往哪搁?”

孙怀恩低头不语。

片刻之后,朱华凤挥手道:“好啦,好啦,这次就听你的。如果张横真有神圣气象,朕便是服一下软,也不是不可能。只希望此人不要得寸进尺,还要提什么无理要求。”

孙怀恩松了一口气:“陛下圣明!”

朱华凤笑骂道:“我这还没登基呢,叫什么陛下?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又能圣明到哪里去?孙大伴,你日后跟我做事,不要像以前跟在父皇身边那样虚伪,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就是了,我恕你无罪。”

孙怀恩心道:“傻瓜才会相信你说的话。”

自古伴君如伴虎,谨言慎行,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若是口不择言,怕是活不过几天。

朱锦盛为人刻薄寡恩,孙怀恩等太监纵然是朱锦盛的心腹,也不不敢在他面前多说一句话,生恐被他责怪。

现在朱华凤身为新君,到底为人怎样,孙怀恩还不怎么清楚,但只要是皇帝,就不可能真的喜欢多嘴多舌之辈。

他心中如此想,但面上不显,弯腰低头,道:“是!老奴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朱华凤看了孙怀恩一眼,不再多说。

且说张横率众来到朝阳城外,手指朱雀城门,对身边众人笑道:“今年步入此门中,下一年再来,怕是要十年后了。”

星鉴笑道:“我辈修士,闭关一次,世间已过千年。区区十年而已,一闭眼便过去了!”

张横摇头道:“修士闭关,十年过得快,对普通百姓来说,十年时间,可能是一生中最好的时间,若是得逢盛世,十年倒还能过的舒爽一点,若是遇到乱世,十年间怕是过的狗都不如。我们的十年,与普通百姓的十年,完全不一样。”

铁钵僧点头道:“大帅说的是!星鉴道兄不是人族,不太明白人族孱弱,百姓苦楚。十年时间,足以令英雄白头,美人迟暮,在修士眼中的区区十年,可能很多百姓不到十年,就已经身死。”

星鉴道:“说这些有什么用?左右还不是要进去?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

张横大笑:“不错!现在大家伙先进城再说。”

刚要进城,便看到城门大开,从里面走出一队乐器班子,大吹大擂,来到众人面前,为首一名官员对张横施礼道:“可是四方城张横先生来京?小人礼部王庆,迎接来迟,恕罪恕罪!”

张横讶然而笑:“兄弟何德何能,竟然劳动大人亲自出面迎接,着实愧不敢当。”

王庆连道:“您当得起!张先生在孟州剿灭僵尸,斩杀瘟神,忠心报国,陛下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张先生所作所为,十分欣赏。因此才给张大人发了请帖,邀请先生前来观礼。若是论功,满朝文武,皆不如张先生。小人奉命迎接先生,实在是诚惶诚恐,与有荣焉。”

张横笑道:“好,还请王大人带路!”

王庆转身,带着众人向城内走去,将两人待到驿馆之内,为众人安排了一处僻静精致的院落。

“明日便是陛下登基大典,张先生若是愿意的话,还请随小人前去演礼。免得到时候不符礼节,被无知之辈嘲笑。”

王庆对张横低眉顺眼,不敢有丝毫倨傲之态:“毕竟是新皇登基,礼节繁缛,观礼之人,若是不懂,须得提前演礼。”

张横笑道:“演礼就不用了,观礼之人,只有我一人而已,到时候别人如何去做,我效彷便是。我从四方城来京,倒是带来了点小礼物,不知应当什么时候送给新皇陛下?”

王庆道:“当殿献礼,接受册封,也属于演礼中的一部分,张先生不仔细了解一下,怕是真有可能当场出错。”

张横想了想,道:“行啊,还请王大人头前带路,我也好学点东西。”

王庆道:“不敢!请随小人来!”

范正刀望气定人,发现紫气东南而来,张横确然有神圣气象,因此不敢怠慢,奉了圣命之后,特意交待王庆一定要对张横恭谨,但凡有一丝不恭敬的举动,定拿他是问。

是以王庆面对张横之时,不敢有丝毫大意,姿态放的极低。

其实就算不用范正刀提醒,王庆也决然不敢对张横有半点懈怠。

四方城张横,摧毁天坛,独霸四方城,占据连云洲,背靠地龙,与天争锋,压的大殷朝廷都对张横睁一眼闭一眼,不敢大规模征讨,甚至现在已经默认了张横割据东南,占据连云洲。

面对这么一个强势人物,王庆脑子进屎了,才敢慢待张横。

“你且稍等!”

张横探手怀中,摸出一个肉色小人,轻轻抛在空中,这小人迎风便涨,落地之后,已经成了张横模样。

王庆大吃了一惊:“这……这是分身术么?”

张横笑道:“分身术那是何等高深的本领,我至今难以修成,怕是再过个三五年,才有可能得窥门径,现在这个只能算是傀儡术。”

这张横模样的傀儡人对王庆笑道:“劳烦王大人带路!”

王庆惊疑不定的看了张横本尊一眼:“张先生,这能行么?”

傀儡人笑道:“我有本尊一丝意念附着,其实与常人无异,只是修为有点浅薄,不过要只是跟大人学习礼仪,倒是还能胜任。”

王庆心中惊骇,在他眼中,这傀儡术与分身术,实是没有太大区别,这等仙家手段,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却没有想到今日竟能亲眼得见。

当下态度愈发恭谨,带着张横的傀儡人向礼部走去。

张横这傀儡术,其实在天牢便已经用过一次,曾以之暗算过独眼妖圣的大头,将独眼妖圣的骷髅头点燃,几乎烧成灰尽。

现在故技重施,虽然他口中谦逊,说只是一个傀儡术,实则包含了极其高深的分身术中的种种神通法门。

旁边星鉴与牛自耕、铁钵僧等人,都看的一阵眼热心跳。

分身术乃是修士中极其了不起的大神通,只有大圣境界以上的大高手,才有资格修行,但有资格修行,并不代表有修行的法门。

这等大神通,只有儒道佛魔和最神秘的几个万古世家有传承,别的修士根本就没有缘法修行,修为再高,若是没有法门,也只能徒呼奈何。

若是有修士能够自创出分身术来,那就相当于比肩儒道佛魔四家祖师的奇才,自然不稀罕别家的法门,但自从天地开辟以来,亿万修士中,也没见过几个修士有这等天赋才情。

现在牛自耕等人眼见张横抛出傀儡分身,其中蕴含的种种道韵理念,全都毫无遮盖的显示在众人眼前,使得众人屏息凝神,全都在脑海中反复回忆张横傀儡中展示出的种种细微之处,都觉得脑海中有一扇门开始打开,以往不解之处,此时豁然贯通。

这种顿悟虽然不至于令他们领悟分身术的大神通,却也所获不浅。

待到王庆带着傀儡人走出小院后,星鉴等人齐齐向张横行礼:“多谢大帅演法。”

张横道:“区区傀儡术而已,算不得多高明的法门,何必如此种郑重其事?”

星鉴道:“老爷,在你眼中,这只是傀儡术,在我等眼中,这已经是分身术了!”

张横摇头失笑:“真正的分身术,乃是化身亿万,可在无数时空中并存,那次才是真正的分身术法,我这傀儡术,连一根毛都算不上。”

星鉴也笑:“除了老爷之外,日后谁又能达到这分身亿万的境界?”

张横微微一愣,点了点,不再多说。

他神魂外出归来,再度托化人身,乃是为了向元龟讨一笔债务,同时也是想要脱离樊笼,成就永恒道果。

万界气运,无穷生灵,都受惠于张横的前身,因此他早晚能超脱一切,成就道果。

但是像牛自耕、铁钵僧这些生灵,能够修仙长生,便已经是生平最大的愿望了,与张横的眼光截然不同。

众人在院内刚刚休息片刻,便有门子来报:“张先生,冠军侯特来拜见。”

张横叹了口气:“冠军侯?阮红娘过来做甚?他妈的,娘们就是麻烦!就说我不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九星霸体诀惊悚乐园帝霸史上最狂老祖透视医圣万道龙皇御道倾天无双庶子寒门崛起我真没想重生啊
相邻阅读
人在原神,正在说书这真不是第四天灾逆天换明火力为王从杀猪开始长生七步之内又准又快我家忍猫嫌我弱,偷来响雷果实我家娘子要纳夫重生奔腾年代我的修仙系统大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