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

m.yawen.cc

内战篇(下) 第132章 老头故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他们怎么死的。”叶痕感觉不妙。

何幸的室友,孙成和展峥,李贤全死,原因是镇灵山的林尊死在棺材之上。

危鸿泰附身了刘艺萌尸体后,他目标是杀掉全门派排名前十的道土,当然,理所是看上第一的何辛,首先是杀他的朋友所中,趁何辛不在校时候。

大晚上进入何辛的学校寝室,趁他们熟睡全杀了,将他们尸体一个个塞进个个大箱子里,搬去镇灵山,打算复活一个徒弟,林尊。

张紫勋说完。

“复活,怎么复活的。”叶痕道。

“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张先生。”幽疑惑。

“曾经我们是好友时候,他把故事所告诉我林尊的事。当这发现一切都知道了,晚了,可能引来第一的何辛,特别还有陈老头。”张紫勋说着。

“怎么还有老头?”叶痕不解。

……

大三了,王通和室友宁大路打算搬出学校,找个便宜点的房子合租。因为学校晚上会限制用电。

找来找去,两人还真找到一间又便宜又宽敞的房子,虽说是在郊区,却也交通便利,离学校也不是很远。

房东是个干瘦的老头,尖嘴猴腮的,佝偻着背,老头自称姓陈。

陈老头身后跟着他的傻儿子,长得膀大腰圆的,看着都三十多岁了,还淌拉着鼻涕,梳着一脑袋黑人小辫,拽着王通要糖吃。

王通怕他抹自己一身鼻涕,赶紧说要看房,离他远远的。

陈老头领着王通和宁大路在房子里转了一圈,里面的电冰箱、洗衣机、网线一应俱全,王通和宁路十分满意,当场拍板交了半年的房租。

老头临走时看了看王通,神神秘秘地说道:“小伙子,看你人不错,告诉你个事儿,平时千万不要把西瓜大小的圆东西拿进这房子,切记切记。”

王通觉得挺纳闷,不要拿西瓜大小的圆东西进屋?这是什么规矩?

正想再问问老头,老头一转身,走了。

王通和宁大路一通忙活,把寝室那点破烂都倒腾过来了,又把房子收拾一遍,折腾了一整天,俩人一看表,都已经晚上十二点了。俩人晚上饭都没吃,饿了。

幸好现在是夏天,路边有很多通宵营业的大排档,俩人找了家看着干净点的,点了两瓶啤酒,要了几个菜,一人一碗面,稀里糊涂地一通吃。

啤酒一下肚,王通早把陈老头的话忘脑后了,回家的时候看见路边有卖西瓜的,挑了个大个儿的就拎回去了。

这一拎回去,出事了。

俩人都是不能沾酒的人,喝点就不胜酒力,再加上干了一天的活都挺累,回家也忘了切西瓜,一人一个房间倒头就睡。

睡到半夜,王通起来上厕所,走到客厅忽然听见厨房有响动,王通心说这房子大概有耗子,我新买的西瓜还在厨房放着呢,别让耗子给嗑了。

王通走进厨房一看,有点傻眼。

不是闹耗子,王通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人影正在厨房里手舞足蹈,看起来很开心。

王通心想该不会是宁大路梦游吧?不过宁大路的脑袋也没这么圆这么大啊?

他顺手打开了灯,仔细一看差点没吓死,这人影脑袋以下是人的身体没错,可脑袋却一条条全是绿条纹,圆滚滚的,分明是他买的那个大西瓜!

王通

大叫一声:“我操!”扭头就跑,冲进了宁大路的房间,把宁大路拍醒了。

宁大路迷迷糊糊地问:“你丫这是要干啥?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王通说:“赶紧起来,我买的那个西瓜成精了!在厨房撒欢呢!不信你去看看!”

宁大路那是一百个不信:“你丫肯定是做恶梦了,西瓜要是能成精,那种西瓜的都发财了,外国人就喜欢这个,瓜农不用干别的天天往国外卖西瓜,挣美元就行了。”

宁大路一边嘟囔一边被王通从床上拽了起来。

俩人到厨房一看,啥都没有。

“刚才那西瓜精还在这跳舞来着,怎么一转眼就没了?”王通直挠脑袋,心想莫非是自己眼花了?

“你丫就是梦游!你要敢再把我弄起来,我就把你塞马桶里!”宁大路回屋睡觉去了。

王通纳闷地回屋了,思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一夜没敢合眼。

第二天,王通黑着眼圈和宁大路去上课,一路上宁大路没少笑王通昨晚发神经。

在学校门口,俩人遇到了宁大路的女朋友。

宁大路的女朋友外号叫胖妹,胖妹手里拿着一个篮球,直接塞给了宁大路:“你不是说原来那个旧篮球搬家之前,你送人了嘛,这是我给你新买的。”

宁大路冲王通笑:“你看看,还是我家宝贝疼我,你也赶紧地找个女朋友。”

胖妹看看王通:“你这是怎么了?一天没见就变熊猫了?”

王通说:“我这是减肥呢,据说熬夜不睡觉减肥效果最好,你赶紧试试,我这都瘦了十斤了。”

胖妹说:“你就缺德吧,我可一点都不胖,我苗条着呢。”

俩人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在食堂吃了饭,宁大路抱着篮球和王通就回了租屋。

俩人都爱玩魔兽,一玩就是半夜,学校的寝室九点半就准时断电,这也是俩人搬出来的最主要原因。

玩到半夜两点,王通熬不住先睡觉了。

宁大路还在奋战,可眼皮也开始打架了,正打算关机睡觉,忽然感觉身后有人在拍他。

宁大路以为是王通又发神经了,头也没回:“你丫又抽风是不是,等我做完这个任务,再收拾你。”

“麻烦你给我画上眼睛、鼻子、嘴好不好?”身后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宁大路听出不对劲来了,不是王通的声音,一回头,发现身后是自己拿回来那个篮球,商标都没揭下来,再往下看,篮球下面竟然连着一个人的身体,那东西伸出一只手来,手里还拿着一只记号笔,另一只手还向篮球上比划着:“来,眼睛画这,鼻子画这,嘴画这。”

没等篮球说完,宁大路晕过去了。

第二天,宁大路和王通面对面坐着,相对无语。

好半天,宁大路才说:“我昨晚也看见了,不过不是西瓜,是篮球。”

王通说:“我看见的是西瓜。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那个陈老头不让咱们往家里拿西瓜那么大的圆东西。”

俩人又不说话了。

谁也不知道该说啥,这也太莫名其妙了,新租的房子竟然闹鬼,不是闹西瓜精就是闹篮球怪。

这说出去,别人肯定得以为俩人一起疯了。

王通和宁大路去找了陈老头。

按王通的话说就是,必须找,一定要找,但凡这种恶俗的出租屋鬼故事都应该找房东,而且房东不是罪魁祸首,顶多是帮凶,你看见陈老头身后那个傻儿子没,按照恶

俗出租屋鬼故事的套路来说,这傻子一定是凶手,估计就是他杀了人,然后陈老头把尸体藏到了这间屋子里,所以才会天天闹鬼。

宁大路说:“你这是鬼故事看多了,以后少看《怖客》那种吓死人不偿命的杂志。”

陈老头的回答很绝,不是一般的绝:“你问我为啥不能带圆东西回家?你问我我问谁去,上个租客和上上个租客就是被这么吓跑的,我哪知道为啥。”

还以为能问出个无头惊天大冤案来,结果是无功而返。

俩人问能不能把半年的房租退回来,这房子不租了行不行?

陈老头裂开没剩几颗牙的嘴一笑:“答案是确定以及肯定的,不行。”

好不容易找个肯租这房子的冤大头,哪有退钱的道理。

王通和宁大路肠子都悔青了,涉世不深啊,被这老谋深算的老狐狸摆了一道。

自认倒霉吧,俩人只好在这住下去了。

话说刚找完陈老头,俩人去学校上课,下课回家的时候,胖妹买了一个榴莲送给宁大路。俩人看着榴莲哭笑不得。

宁大路小心翼翼地问王通:“我觉得,榴莲啊,不会那么邪吧?”王通无语。

当晚,宁大路和王通被榴莲怪骚扰,榴莲怪顶着一颗榴莲头,在客厅里跳很有热带风情的草裙舞。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通的父母给他邮来了一个别致的球形小风扇。

当晚,风扇精在王通的床边吹了一晚上风,王通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没敢动弹。

俩人不敢往家里拿圆东西了,可就像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一样,总有人要送俩人圆东西,躲都躲不开,不是哈密瓜就是大西瓜,不是排球就是水晶球,甚至圆东西不请自到地出现在屋子里。

比如俩人睡着觉,忽然窗户“砰”的一声巨响,碎了,仔细一看滚进了一个足球,不知道是谁大半夜不睡觉,踢球砸碎了玻璃,还没等俩人开骂就看见顶着足球的足球精在屋子里蹦跶了。

边蹦跶还边唱:“请把我的头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小命留下……”

真是霉运来了,挡都挡不住。

王通哭丧着脸问宁大路:“我们现在怎么办?”

宁大路也臭着脸问王通:“要不咱俩搬出去得了,为了半年房租把命搭上就不值了。”

说是说,可俩人的钱都用来租房,吃饭都快成问题了,哪还有钱去租别的房子。

只好硬挺下去。

这么过了一个月,俩人终于挺不住了。

王通和宁大路又去找了陈老头:“说吧,是你杀了人还是你儿子杀了人,然后你在出租屋里藏尸了,这怎么天天闹鬼,我们俩都快折腾疯了。”

陈老头说:“这是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可能杀人,我儿子更不可能了,别看他缺心眼,可他也不敢杀人。你们当初租这房子可是签了合同的,钱是肯定不能退。”

陈老头的儿子拽着王通的衣服蹭鼻涕:“叔儿,给我糖吃。”

俩人无奈,只好自己回去满屋子找尸体。

按照王通的话说就是,咱们这么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只要咱俩把尸体找出来就有证据了,到时候咱俩就报警,警察叔叔肯定会给咱们举报奖励,就算没有奖金,警察叔叔怎么着也得把咱们半年的房租钱给要回来。

翻箱倒柜撬地砖摸墙缝,俩人什么都没找出来。

宁大路说:“要不咱们晚上问问那个拿什么都当脑袋的冤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通点头:“也只有如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人道大圣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神秘复苏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7号基地不科学御兽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深空彼岸择日飞升
相邻阅读
神君家的龙崽又逃跑了大国渔业:重生九十年代的崛起严少的逃跑小娇妻妃常难逑:追妻君王逃跑妃海贼之超神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