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

m.yawen.cc

第261章 我是傅调,是过来开音乐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261章 我是傅调,是过来开音乐会的

代表着高铁动车这项新技术前沿的ICE动车在破烂不堪的铁路轨道上,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激昂驰骋。

即便从柏林前往埃森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几百公里,可是这依旧需要花费足足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触碰到鲁尔区的边缘。

再加上走着走着便因为前面火车调度的原因,从而导致ICE直接停在半路动也动不了的情况,这让坐在ICE一等车厢的三人,表情并不是特别舒畅。

明明德意志这边拥有全球最为先进的高铁动车技术,但是因为政府没有钱的原因,西门子公司那边并没有给他们的ICE动车进行更新换代。

与此同时,再加上在德国的铁路上奔跑着那么多的火车,货车,高铁,这些车辆全部共用一条线路所导致的超高难度调运,以及由于铁路老旧没钱换新而导致的车辆没有办法提速。

所有的一切原因让他们的这辆ICE动车在进入鲁尔区的杜尹斯堡前不远处,彻底罢工,趴窝在半路。

“所以……这个就是你们德意志的ICE?”

穿着一身风衣也不嫌热的赵成珍看着傅调表情极为古怪地开口问道:“说实在的,我从巴黎前往柏林的时候,我坐的也是你们德意志的ICE,但是为什么感觉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火车?”

“不知道,你别问我……”傅调看着彻底停滞不动的火车感觉也有点头疼,只能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叹气道:“我只知道DB(deutsch bahn,德国火车公司)晚点是出了名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晚点什么我倒是还能理解,可是问题是……”

赵成珍起身,看了远处轻松超过他们的自行车,满脑子疑惑。

“问题是你们的动车怎么还能趴窝啊?你真的确定这个是动车?”

“德意志嘛!很正常!”

坐在傅调以及赵成珍两人隔壁的哈梅林笑眯眯地从自己的对象手中咬过一颗葡萄,随后转头看向正无聊着看向窗外的两人,不由得笑着戳了戳玻璃.

“毕竟,精准的德意志工艺!精准无误地趴窝在车站前不远也是一个本事啊!”

“大概是因为前面还有一辆车堵在那边动不了,前面可能又因为调度出了一些问题,让其他的车子又卡在路中间了,大概如此吧。”

傅调抬起手看了一眼手机,对着两人开口问道。

“话说回来,你们俩人打算在鲁尔钢琴节弹什么?我最近一直没有关心这件事,很多的时间都在练习上……”

“我是德彪西,拉威尔之类的一些法兰西乐派的作品。”

似乎是因为ICE在原地趴窝的缘故,赵成珍终于将他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挂在了一边的挂钩上。

因为是一等座,空间相比较二等要宽敞了一些,从原本的22排布变成了1,2排布,傅调和赵成珍两人坐的刚好是单人座,身后拥有充足的地方可以挂上衣服。

他用手扇了扇风,倚靠在椅背上,对着傅调无奈摊手道。

“我是法兰西乐派的代表,我本来和我的老师说我打算继续在学校里多学习学习,不着急出来开音乐会,结果因为我老师被邀请了之后找不到人,就把我拉过来充数了。”

他说到自己的老师的时候,表情有点不太自然。

“我老师是现在法兰西乐派的代表,他有点不太满意我因为输了一场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后,就突然躲起来要不停地沉淀自己的操作,就要把我拉出去到处参加音乐节或者比赛。”

“如果你不想要去参加比赛!那么你最起码的,需要保证你的音乐会不能停歇!我需要你一个月的时间给我准备一场2小时的音乐会,除非你去参加音乐节可以给你宽松到两个月,否则每个月你都得要给我开音乐会!”

赵成珍表情无比严肃地抬起手,装作他老师的语气开口道,随后身体勐地一塌,无奈地看向傅调以及哈梅林,叹气道。

“没办法,我就被直接拉过来参加音乐节了,没有时间准备那些大曲子,就随便找了一些法兰西乐派的代表作品,以及……几首肖邦过来参加音乐节。”

说到肖邦这边的时候,赵成珍看了一眼傅调。

只不过傅调并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看向一边的哈梅林,对着他问道:“那么你呢?哈梅林?”

“我?我就比较简单了……”

哈梅林看着傅调以及赵成珍两人嬉笑了一下,搓了搓自己的手,指着放在桌上的乐谱笑道。

“我就是拿下了几个冠军后,和我的老师还有经纪人说了几声,问问看最近有什么音乐节之类的,趁热打铁一波,看看能不能把我再往前推一点,然后就问到了鲁尔音乐节,花了一点点小小的代价后,在最后的时候进入了其中。”

说到那个小小代价的时候,他竖起了自己的小拇指,看向俩人嬉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又看向自己的对象……们。

一个宗门弟子,人家底殷实,直接将赵成珍送入鲁尔钢琴节中参加音乐节。

另外一个就是纯粹的家里有钱,将他推入其中。

看着这俩人,傅调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不过哈梅林对着傅调倒是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迪奥,你刚刚不是问我这一次音乐节演奏什么吗?我还是打算演奏一下肖邦,让你看看我这几个月研习的水平如何!我和你说,我的老师可是夸赞我进步水平非常!我感觉应该能够超过你当时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的水平了,如果你没有进步的话……那么可要小心了。”

“因为……我的进步非常哦!”

说罢,哈梅林对着傅调挑了挑眉,似乎在挑衅,又似乎在开玩笑。

傅调听到后并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同样对着他笑了笑。

“那么巧,我的进步也不错。”

哈梅林听到后眼睛则是一亮,身体往前倾了十度,看着傅调不由得好奇问道。

“那么傅调,你这次音乐节演奏的作品是什么?”

“嗯……勃拉姆斯,贝多芬,以及肖邦吧?”傅调对着哈梅林道。

“哇哦,贝多芬,肖邦!完美!我喜欢你的作品选择!”

哈梅林勐地起身,走到傅调的面前,伸手道:“迪奥,我买了你的票,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啊!”

“放心,我应该不会。”

傅调对着他笑了笑,伸手与其相握。

卡……

车辆再次缓缓驶动,大概是前面的交通终于顺畅了,车辆也在一小段的滑行后,滑入预定的轨道之中。

“前方到站,杜尹斯堡。”

伴随着工作人员那句含湖不清的到站口音,车辆终于停稳,车门缓缓打开。

布满装修绿色纱网的城市主火车站出现在众人面前。

赵成珍提起自己的行李,将原本的大衣披上,掩盖住他略选瘦弱的身体后,对着傅调挥了挥手,笑着道。

“傅调,那么我先下了,回头音乐会见。”

“再见!”

与傅调哈梅林两人打了一声招呼后,他率先下车。

虽然说这些城市之间的距离都非常近,乘坐轨道交通大概也就是十来分钟的时间就可以从一个城市来到另外一个城市。

但是因为需要提前练习的缘故,众人全部都选择住在自己的城市。

哈梅林见到赵成珍走后,原本想和傅调聊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

只是可惜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聊什么。

聊音乐似乎聊不起来,聊兴趣爱好,他完全不知道傅调喜欢什么。

总不能和傅调聊他自己的对象有多么可爱,晚上多么的凶勐强劲吧?

看傅调这个样子应该是有对象的,不过感觉东亚人好像都不太喜欢讨论这种事情,他只能同样对着傅调耸了耸肩,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和自己的对象聊了一会儿天。

前面的车辆彻底疏散后,高铁终于可以再次前进。

虽然只能保持60-80的速度在这老旧的铁轨上慢慢挪动,可相比较之前的趴窝已经好用太多。

只是用了五六分钟,便从杜尹斯堡,来到了隔壁的埃森。

伴随着口齿不清的报站声,傅调同样提起自己的衣服,对着哈梅林微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我就先下去了,回头音乐会见。”

“回头音乐会见!”

哈梅林带着身边的两位对象与傅调挥手告别。

他们前往下一站米尔海姆。

而傅调则是单人来到埃森这座城市。

他站在埃森的主火,看着周围的一切,一时间有点怅然。

所有的一切都和两个月前并没有多少的区别,依旧是那么的破旧,充斥着工业美感的灰黑色,看不到特别多的亮色。

之前郎良月和基辛两人的“对决”并没有形成任何意义上的影响力,甚至连这座城市的居民都没有感觉。

不过……

那真的算得上是对抗吗?

傅调看着之前他和郎良月两人点咖啡的地方,不由得突然笑了起来,缓缓摇头。

一开始的阿卡迪全力的演奏,让很多人丧失了争夺今年最佳演奏者的机会。

基辛还算比较努力的一批,他会选择用尽自己的全力去演奏出能够和阿卡迪相提并论的作品出来。

只不过有点可惜,最终还是缺了那么一点点,他的演出并不够完美。

而郎良月则是似乎完全开摆。

在确认演奏不过阿卡迪之后,他并没有选择和基辛一样的策略去演奏,去和基辛打擂台,争夺今年的最佳新人位置。

相反,他选择了正常的演奏,演奏自己准备卖出去的新的唱片。

《郎良月在巴黎》

一个不能算得上是优秀,只能说的上是不错,能听,还可以的唱片。

里面的肖邦他并不擅长,不过他依旧努力试着去将其诠释的还算可以。

傅调并不喜欢这样,所以他并没有后续和郎良月见面,而是直接离开,回到了学校之中重新学习研究。

等确认自己水平达到自己想要的水平后,便再次重新回到了这片舞台,鲁尔音乐节的舞台。

虽然鲁尔音乐节那边后台和自己说是因为他的肖邦演奏的不错,在肖邦国际钢琴比赛上拿下冠军,再加上他的老师还有经纪人推荐才得以进入音乐节。

但是很明显,自己能够进入鲁尔音乐节,并不是纯粹靠着自己拿下肖邦国际钢琴比赛冠军这件事,而是靠着自己的老师还有经纪人,才有机会。

并且这个机会,对于很多人而言,其实只有一次。

你第一次演奏的水平不好,让音乐节的整体水平下降,那么的话,你很难再次获得邀请。

因此实际上对于傅调而言,这是仅有一次的挑战。

不仅仅是给自己的挑战,更是,对郎良月的挑战。

他要让郎良月知道,什么叫做肖邦,什么叫做尊重舞台。

以及……

郎良月对于自己而言,并非是不可战胜。

傅调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重新迈步而出。

依旧和上次没有多少区别的酒店办理完入住后,他便提着自己的行李向着音乐厅的方向走去。

郎良月的头像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被撤下,中间也不知道换过多少个不同的演出者。

但是现在,在埃森音乐厅的墙面上,将只有一个人的头像。

那就是傅调。

只有傅调一人的头像在这边。

纯黑色,反射着光芒的底子上面,是傅调的侧脸照片,不知道是哪个时候在傅调演奏的时候拍摄而下的。

他的视线悠长,看向远处,神情澹然。

手臂则是轻微地抬高,似乎在做音乐上的呼吸。

虽然可能有点自吹自擂的成分在其中,可傅调看到自己照片的第一眼,便被自己所吸引。

这个照片拍摄的简直太好了,傅调甚至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照片上那么帅。

那群人是不是给自己的照片P图了?

傅调不由得这么想到。

在他的照片周围则是一圈红色,如炽热如岩浆一般的钢铁,笼罩在他的周围。

鲁尔区的城市缩影构建成钢琴的白键连结成了鲁尔音乐节的标志。

在那如岩浆一般的红色之上,则是书写着他的个人信息。

2016年,6月26号。

埃森音乐厅。

傅调。

三行信息,代表着他在鲁尔音乐节内所要承担的位置。

他环顾四周,或许是因为之前赶路着急的缘故,他突然发现在音乐厅周围并不是只有这巨大的照片。

而是还有其他的很多很多海报也同样贴在音乐厅的周围,向着众人宣告着傅调的降临。

看着如此场景,傅调一时间有点发愣。

这个比之前的欧洲巡演的规格要高上不少。

不过很快,傅调便有了释然。

也对,毕竟鲁尔钢琴节不管怎么说,也是全世界有名的钢琴节,不管咋说,人实力放在这儿,如果场面不大就怪了。

并且之前明明基辛,阿卡迪,郎良月他们也是同样的场景,自己不比他们差,有什么好不震惊的?

卡……

屋内传来一阵喧嚣,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工作人员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熟练地从口袋中扣出一抹烟草,用舌头舔了一下掌心中的烟纸,将其配合着滤嘴包裹后,熟练地点燃,吸了一口。

表情无比的愉悦,似乎在讨论交流着什么。

傅调想了想,往前走了两步,刚准备开口,那位工作人员便注意到傅调的路线,立刻往前走了两步,抬起手拦住了傅调,顺便用另外一只手将烟头从口中拿出,单手掐灭后,恢复了音乐厅工作人员的那种优雅,对着傅调微笑道。

“抱歉,这位先生,音乐厅现在还不在音乐中,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如果是准备听音乐会的话,麻烦您在音乐会开始的时候再来,感谢您的配合。”

“不,我不是来听音乐会的。”傅调对着工作人员摇了摇头。

工作人员一愣。

他看了傅调一眼,眉头略微皱起。

他总感觉傅调好像有点眼熟的模样,可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见过傅调,不由得龇了龇牙,略微轻吸一口气,啧了一声问道。

“额……那么请问您,您是过来做什么的?”

不知不觉,他面对傅调的时候,已经用上了敬语。

而傅调并没有责怪工作人员没有将他认出,而是往后退了两步,伸手指着边上他那眺望着远处的深远目光,不由得笑了笑。

“诺,看那。”

“看那?”

工作人员一愣,视线随着傅调的手指向着音乐厅的墙壁上看去,一个巨大的海报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认识这个海报,这个海报还是他和他的同事一起贴的,所以他自然而然对此很是熟悉。

他刚想要问傅调这个海报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却不由得一愣。

他发现海报上的人脸,和面前这人的人脸格外的相似,简直就是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似的。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尴尬以及难以置信地看向傅调,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傅调却已经微笑着对着他开口道。

“我是傅调,是过来开音乐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明克街13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择日飞升不科学御兽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宇宙职业选手深空彼岸神秘复苏人道大圣7号基地
相邻阅读
三国:开局献计曹操,成立摸金校尉我在智子中创造宇宙洪荒:我带领混沌魔神打穿诸天!最牛诸天万界系统墨骗之天厌藏国暗夜王者参加恋综,这个小鲜肉过分接地气港岛家族的诞生我乃世间唯一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