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雅文

m.yawen.cc

第八百零五章 屠杀(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随着年轻士卒把完颜守绪的脑袋高高提起,李霆和他的同伴们一齐鼓掌叫好。

李霆从城门楼上捡了根旗杆,把完颜守绪和田琢的脑袋挂了上去。又让一个识文断字的部属去扯了件浅色的袍子,蘸人血往在上头写了两行字:逆贼完颜守绪之首,逆贼田琢之首。”

湿漉漉的两排字写完,挂在首级下方,便如一幅酒幌子。

这几人写字挂脑袋的时候,其余将士们分头剥了死人身上的甲胃,取了刀枪剑戟在手,重新把自己武装到牙齿。有几名身上烧伤严重的将士,适才厮杀时连串的燎泡破裂,皮肉溃烂,真是坚持不了,他们便拿着刀枪坐在城门左近,一来警戒城门,二来等待随时会到的援军。

须臾间众人群聚。

定海军的将士们素来不把自己当作大金朝廷兵马看的,这会儿亲手杀了个皇帝,好些人心里的阀门完全打开了,人人两眼血红,情绪亢奋地吼道:“杀进城去!杀个痛快!”

“等等!”李霆忽然断喝。

左右问道:“节帅还有什么吩咐?”

“这行字不好,意思不对。拿下来,改一改。”

左右愕然,各自腹诽。

这种争分夺秒厮杀的当口,你李二郎折腾什么啊?你就非得装出读过书的样子吗?

毕竟他是节度使,官大,不听他的不行。众人撇撇嘴,再度扯了白布铺开,眼巴巴地等着李霆指示。

转眼间新的两排字写好了,重新挂在首级下方,随着竹竿举起,悬垂而下。

李霆满意地点头:“你们看,这才叫通俗易懂,直指人心。岂不是妥当很多?”

众人抬头看去,原来的两排字被换成了:“大金皇帝的狗头,大金宰执的狗头。”

外围数十名将士哈哈大笑。

内圈几个亲信倒是一愣。

有人凑到李霆身边低声道:“咱们出兵南下时,说是征讨叛逆来着!节帅,大金的皇帝在中都,咱们周国公可是朝廷的忠臣……”

“忠臣个鬼!这趟拿下开封,少说也杀掉几万女真人,谁还把这个忠臣的名头当回事?皆因咱们兵强马壮如此,才能取代金国,肇建新朝,就是这么干脆利落!大金国的皇帝就是现在死在弟兄们手里的这个,中都那个病秧子皇帝,屁也不算!”

说到这里,李霆随手把那部下推开:“听我的就行了!”

见那部下犹豫,李霆把自己胸膛拍得冬冬作响:“我李二郎心里明镜也似,断然误不了事!”

至于其余将士们,哪有不喜欢李霆这么说的?

一来,大家伙儿跟着周国公厮杀数载,谁都知道定海军明摆着和大金国不是一条心。只不过因为首要的大敌是草原上的黑鞑,才始终顶着金军的名头,避免无谓对抗。随着大金越来越朽烂,大家早就不耐烦了。

二来,定海军严刑厚赏,极重军功,而且兑现的实实在在。以至于将士们每次战役之后,都会反复盘算自家的功勋。今日众人从火场夺出,连破开封两重城池,自然已经是大功了。但如果还能算上杀死敌国的皇帝,这功勋较之于杀死一个逆贼,孰轻孰重?这其中可是天壤之别!

当下人人眼里放光,个个都道,节帅文采斐然,这行字意思特别的明确,妥当极了

数十人鼓勇,举着两个脑袋开路,继续往城里冲杀。

早年大金挥军中原,兵锋酷烈,动辄杀戮无孑遗,在南朝宋国治下生民百万的东京汴梁,始终就没能恢复元气。故而开封城里的百姓数量不及当年的三分之一。到后来中都、河北的女真人大批逃亡南下,开封朝廷迁出内城汉儿,用其家宅安置了足足数万人。

俗语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换了谨慎小心的将领,绝不会轻易带数十人冲进数万女真人居住的内城。

但李霆是从来都不谨慎小心的,便是吃再多的亏,冒了再多风险,他依然大胆。连带着他的部下们,也从不知道什么叫稳重。那么多的伙伴死伤,余部寥寥无几,但每个人的士气、锐气也丝毫不减。

在这时候,一个沉稳多智的将军,还真不如李霆这样的地痞流氓。

开封城里本已传闻军队皆败,诸将皆死,地位较高、率先得到消息的一批女真人立刻判定大局即将倾覆。

这批人一旦狂乱奔逃,立刻引发城中纷乱。紧接着还有人纵火打劫,试图趁乱抢一点珍宝。

因为开封城的普通民居里无甚油水,唯独皇宫在经历海陵王兴修之后,很有些富丽奢华所在,故而皇宫首当其冲倒霉。可笑的是,连侍卫亲军首领完颜九住都忍不住参与其中,他顺便还带人掀翻了几面五色日旗,借以统一部下的思想,为之后屈膝投降做准备。

这样的局面,根本没人能阻拦李霆。

李霆携两个首级招摇入城,横冲直撞,所见之人无不惊骇欲绝,至有跪地求饶的。而整座城池也因此彻底失去了秩序。

端门东侧阙下的近侍局里,年轻的奉御完颜承麟攀上墙头,看了半晌。

好几次有汹涌人潮卷过近侍局门前,将不及避让的零散之人踩成肉泥,又有乱兵械斗,乃至无意义地屠杀妇孺,在哀鸣和哭泣声中鲜血横飞。完颜承麟数次被吓得牙齿格格发抖,却一直坚持着探看。

过了好一会儿,他踮在墙面凸起砖块上的前脚掌几乎抽筋,实在承受不住体重了。他只得翻身落地,随即整个人瘫在地上,嘴里嗬嗬地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他被这种狂乱的,彼此自相残杀的场景吓住了,但更多的,是因为皇帝身死带来的极度绝望。

完颜承麟的祖上是大金的世祖皇帝劾里钵,年初时他从中都逃来,因为性格忠勤,身手又颇矫健,所以被皇帝引为奉御,日常在左右伺候。

这些日子,完颜承麟亲眼看着皇帝锐意革新朝政,力图有所作为;看着皇帝反复翻查卷宗,制定政策,以至于中夜不眠。

他跟随着皇帝一起习武,常常想着要为皇帝效死疆场,真到了面临危险的时候,皇帝却又说他们太年轻,还没必要冒这样的风险,于是让他和几个同样年轻的同伴待在近侍局,等待尘埃落定。

完颜承麟等了没多久就不耐烦,他想要离开近侍局,去朱雀门问问战况,结果刚换上一身轻便的盘领袍和乌皮靴,就听说完颜斜烈叛变,大军彻底失败。再过片刻,朱雀门方向竟有贼人冲进内城,他们举着两个脑袋,说这是皇帝和田参政的脑袋!

完颜承麟只远远地瞄了那队人一眼,就觉得烦躁不安,透不过气来。

待到那队人第二次经过门阙,完颜承麟运足了眼力,终于看得清楚。他愤怒、他恐惧、他绝望、他情绪失控。

他躺在地上,嗬嗬地发出无意义的喊叫,叫了两声又跳起来。他脸上的泪水已经涌过面颊,从嘴角流淌到脖颈。他伸手去擦,可是越擦,泪水越是止不住。

本来不该如此的。

本来趁着定海军的主力在北的机会,皇帝完全可以中兴大金,至少控制住大金的半壁江山,凭借先代之余威,慢慢从南朝手里攫取好处。

无奈的是,皇帝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延续女真人的政权。可他在政务上值得依赖的却是汉人。

随着中都、河北的女真人不断南下,开封朝廷本来那种上下一心的劲头,反而被不断稀释,女真人越多,朝堂内的党争越多,权臣贵胃的争权夺利越多。

在那些人面前,皇帝的励精图治丝毫起不到作用。他就像是一条小小的堤坝,却妄想撼动河流走向,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更麻烦的是,上百万女真人,上百万张嘴,其中的女真贵胃们更是一个人的消耗顶得上一百人、一千人。甚至有些女真宗室明明年迈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皇帝还要从越来越紧张的库藏里不断划拨出巨额的俸禄给他。

开封朝廷实际控制的南京路地界,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多女真人的敲骨吸髓。

皇帝不得不向南朝发兵,试图获得更多的利益,抚平人心。

这样的行动不仅没有捞取好处,反而把本来就窘迫的钱粮物资消耗殆尽。定海军一到,朝廷便如不堪一击的朽木,国家及及可危,皇帝不得不亲自身临前线,激励将士厮杀。

结果……

我们失败了,彻底失败了,皇帝死了!

像兄长一样照顾着近侍们,照顾着大金臣民的皇帝死了!

完颜承麟痛苦到浑身颤抖,他从腰间抽刀握紧,咬牙道:“我要去杀了他们!我要为皇帝报仇!”

说完,他拔足就往院落外走。

他在年少的近侍里有些威望,几名同伴犹疑着站起,想要跟着他,还没举步,忽然听到院门外传来许多人沉重的脚步。

他们只来得及一惊,院门被勐地推开,一条大汉喝问道:“呼敦!呼敦在不在这里!”

紧随他的脚步,上百人勐冲进来,瞬间占据了半个庭院。

完颜承麟愣了愣,才想起呼敦是自己的女真名。再看喝问的大汉,可不正是自己的兄长完颜承裔?

完颜承裔十年前就出外为官,与完颜承麟很久没见了。他原本是知临桃府事兼本路兵马都总管,前些日子回朝述职,已经预定要出任元帅左都监,行帅府于凤翔。

因为这个任命,开封城里颇有人将他兄弟二人拟于完颜斜烈和完颜陈和尚兄弟,认为他们都是皇帝受够了那些中都贵胃,不断提拔亲信和基层女真人的成果。

“兄长,我在这里!”

完颜承麟连声应道:“兄长带了这些人来,是要与敌人厮杀吗?算我一个!”

他持刀连连挥舞,忍不住又垂泪道:“今日必要杀几个贼子,为陛下报仇!”

完颜承裔一伸手,就把短刀夺走了。

“呼敦,用不着你厮杀。我问你,宫里的路,你熟悉么?”

“什么?”

“宫里的路!”完颜承裔满脸堆笑,搂住了完颜承麟的脖子:“你平时侍从陛下,一定很熟悉宫里的道路吧?宫里宝玺所在,你也一定很清楚吧?”

“什,什么?”

少年人愕然反问:“宝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兄长,我方才看了,进城的敌人其实没有多少,奔驰来去的就只是一队人,我们至少可以宰了他们……”

完颜承裔忽然急躁,他大喊道:“我说,宝玺所在,你清楚不清楚?”

他一把将完颜承麟推倒,压住他的胸口:

“城里一乱,城外完颜从坦元帅所部也输定了,最多再过半个时辰,定海军的兵马一定大举入城!大金国完了!你赶紧带路,咱们进宫去夺取宝玺,再劫些金银细软,立刻从顺义门走。我们这些人都有好马随身,只消到了临桃,凭借宝玺、资财,还能经营局面。至不济,就投降宋人、夏人,甚至投降那郭宁,凭借献上宝玺的功劳,也不失一场荣华富贵!”

一口气说了许多,完颜承裔脖颈处血管都绽起来了,他咬牙切齿地问:“定海军很快就要入城了,完颜九住这厮已经在宫城里四处搜寻,打得注意和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没多少时间!听懂了没有?懂了就点头!”

完颜承麟点了点头。

完颜承裔松开手,让他起身。

完颜承麟刚站定,忽然狂叫着,向自家兄长乱踢乱打:“皇帝死了!皇帝死了!你身为大金的重臣,竟然还想着这些!还想富贵?”

少年人浑身发抖,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颤了:“富贵?大金将亡,我们要富贵还有什么用?”

完颜承裔连声解释了几句,少年人却一点都听不进去,只是拼命地踢打。

完颜承裔揪着他吼道:“带路!我要你带路!”

少年人一拳打在兄长的脸上,还冲着他的部下们大喊:“皇帝待我们不薄!我们得为他报仇!”

几次三番之后,完颜承裔终于不耐烦了。他掐着少年的脖颈,用力将之往后头院墙勐推。

这兄弟两人,年纪差了整整十岁。完颜承裔身为惯在陇右厮杀的勐将,膂力岂是身量未成的少年能比?这一下推动,完颜承麟根本顶不住,整个人被平平地抵在院墙上,撞出了“砰”地一声闷响。

完颜承裔犹觉不够,再度勐推了两次,每次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少年人不说话了。

完颜承裔觉得,是自家的断然手段起了效果,他摇晃少年人的身体,喝道:“不要发疯了!赶紧清醒过来,带路!”

后头一个部下忽然上前,低声道:“都监,请停手,好像情形不对!”

完颜承裔皱着眉头,手上又摇两下,却发现原本狂躁异常的少年人不止不说话,也不动。他的头颅和身体,都软垂下来,全靠完颜承裔的臂力压紧在墙面。

完颜承裔勐地松手,少年便瘫软在地。他的手脚和躯体不自然地扭曲着。再看他朝向空中的脸庞,眼神全不避让阳光,已经开始散乱。

原来,墙上恰对着少年人后脑的位置,有个约莫凸出三四寸的砖块。此处本来应该有道砖墙,后来被拆除了,留下这么点遗迹。就是这砖块的尖角,方才与完颜承麟的后脑正正地撞上。

砖块上沾满了浓稠的血,

完颜承裔一下子把完颜承麟的身体翻过来,就看到了少年人的后脑,便如一枚被锥子敲出洞的瓜果,透过破碎的骨骼,可以看到里面灰白色的组织,还有网状的纤细血管。

他方才仰天躺着,鲜血在他脑后地面淌作一片。这会儿被翻过来,血就从脑颅的凹陷处汩汩地往外冒,像是一个热泉,比燥热的天气还热些。

完颜承裔骂了一句。

他看看左右面如土色的人群,张了张嘴,却只能默然。过了半晌,他勉强振作精神,大声道:“这世道人命不如草,他自家年少无福,怪不得我!”

左右连连点头。

完颜承裔搓着手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兜转回来,指着院里另外几个年轻的奉御:“带上他们!让他们指路!敢不听从的,立刻就杀!”

一群武士奔上,带着人就走。

有人打岔问道:“完颜九住已经在宫城里了,他是侍卫亲军统领,有相应的职司。若撞上我们,定要责问……”

“皇帝死了!大金亡了!这种蠢问题还用问吗?”完颜承裔暴躁地骂道:“侍卫亲军值得个卵?随便什么人,敢阻拦的,立刻就杀!”

“是!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7号基地不科学御兽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人道大圣神秘复苏明克街13号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择日飞升深空彼岸宇宙职业选手
相邻阅读
永不停歇的极速者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万倍返还:被当冤种的我成了至尊猎户家的小娇娘次元具现重回八零:我手握医药空间造福全国重生之逆流十年夺帅之剑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穿越之变身反派角色